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

相見歡



相見歡
李煜
無言獨上西樓,
月如鉤,
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
剪不斷,
理還亂,
是離愁,
別是
般滋味在心頭。

作者


李煜(937—978年),五代時期南唐後主。 字重光,號鐘隱。 繼位的時候,宋太祖趙匡胤已經稱帝三年,宋朝已先後滅掉後蜀 南漢 南唐形勢岌岌可危。 繼位十年後,自貶國號為江南,改稱國主(世稱李後主),派遣使臣朝宋。 李煜好聲色,迷信佛教,只希望通過每年向宋朝進貢來苟延求存。 宋太祖開寶七年(974年),宋朝派遣曹彬率師南伐,次年攻占金陵 ,將李煜俘獲到汴京。 宋太宗 太平興國三年(978年)被毒死。



注釋
鎖清秋:深深被秋色所籠罩。 清秋,一作深秋。
剪,一作翦。
離愁:指去國之愁。
別是一般:另有一種意味。 別是,一作別有。

語意
默默無言,孤孤單單,獨自一人緩緩登上空空的西樓。抬頭望天,只有一彎如鉤的冷月相伴。低頭望去,只見梧桐樹寂寞地孤立院中,幽深的庭院被籠罩在清冷淒涼的秋色之中。那剪也剪不斷,理也理不清,讓人心亂如麻的,正是亡國之苦。那悠悠愁思纏繞在心頭,卻又是另一種無可名狀的痛苦。
賞析


這首《相見歡》又名《烏夜啼》便是他自述囚居 生活,抒寫離愁的力作。此詞上片寫景,下片抒情,情景交融,感人至深。首句「無言獨上西樓」看似平常,意蘊卻極為豐富。「無言」並非真的無言,從一個 「獨」字便可看出,是無人共言。登「西樓」,詞人可以東望故國。僅六字,一下子簡練的勾勒出主人公的淒惋、悲苦的神態。接著「月如鉤,寂寞梧桐深院鎖清 秋」, 用月光籠罩下的梧桐突出環境的寂寞清冷,用「深」字用得極準確,極通俗,真可謂境界全出。上片十八字共寫了四項內容,即人物、地點、時間、季節,雖然只是 疏筆勾勒,但卻是一副非常美麗的圖畫,而且背景極為廣闊,讀之使人如身臨其境,正如王國維《人間詞話》言:「一切景語皆情語。」 下片具體寫離愁,是詞的旨意所在,也是這首詞寫的最深刻的地方。「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」,像波濤洶湧,把全篇推向高潮。離愁本身是一種抽像的思想情緒,它能感覺到,但卻看不見,摸不著,要對它本 身作具體描寫,確實非常困難。然而,在這首詞中,詞人通過比喻使之變得具體可感,而且表達得如此貼切、自然,以至成為千古名句。「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」又 用了一個比喻,寫離愁的另外一個境界,即人對它的具體感受。這種感受是不可名狀的,不知是什麼滋味,它既不能用酸、甜、苦、辣之類滋味來概括,也不能用任 何一種具體東西的滋味來比擬,它只可意會,不可言傳,所以只能稱之為「別是一般滋味」,亦即稼軒詞所謂「欲說還休」,可見詞人體驗之深,愁情之苦。《相見 歡》廣為流傳。全詞區區三十六個字,同一首七絕差不多,但在這簡短的篇幅中,詞人卻把離愁的愁人、纏人寫得無比深刻,淒涼、寂寞、孤獨的心情袒露得栩栩如 生,感人至深。


資料來源:宋詞欣賞,大夏出版社。
大紀元文化網http://www.epochtimes.com/b5/0/10/31/c2509.htm